《龚仁侃台》论幽默

出了山海关 都是赵本山

过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我在东北黑土地当过知青,深知产生大批赵本山的物质基础。在东北农村,十月份开始下雪,第二年的四月份大雪才化。大雪下个一两米厚,哪也去不了,老乡们只能猫冬。 那时没有电视、收音机,最大的娱乐就是串门子聊天扯淡,来打发漫长的冬季。闲聊中的奢饰品就是抽袋烟或卷根喇叭口的大烟炮。一帮人围坐在热炕上,不分男女老少,你说出的话把大家逗笑了你就是水平高。等于天天磨练语言,磨到了极致。

吴向东东北风情画

你要真到过现场,你才知道有多幽默,天天都是小品荟萃。孕妇都能笑掉了胎。我在北京听过一位大学老师讲幽默(是个名角),尽管他讲得龙飞凤舞、嘴角挂沫很是幽默,但跟这种热炕头的幽默比,也就相当于东北十岁放羊娃的水平。
出了山海关 都是赵本山

幽默和数学语文相反,数学语文都是往上走,越高的学府学得越深;幽默相反,它是往下走,越往下扎越深。有的老农民不识几个字,那歇后语、顺口溜都编绝了!那韵脚押的,赛过十个绑在一起的大教授。赵本山不过是这些大老农的一个影子。

微信打赏

    A+
发布日期:2018-07-04 20:03:34  所属分类:文化
标签:龚仁侃台,论幽默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二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