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压抑与暴动:人生而自由 却无往不在隔间之中,你甘心吗?

从19世纪阴暗的账房到Google的开放式办公空间,雇员的工作地点不断变化、效率不断提高、环境不断改善,但关于人生和自我的意义却似乎正在不断迷失。
发狂的白领

若干年前,YouTube上流传着这样一段办公室视频:一名身着衬衫、打着领带的男子从日常的平静中突然爆发,将成捆的文件甩出去,举起电脑显示屏砸向隔壁隔间,他把纸张扔得到处都是,然后站上办公桌,开始踢起将这办公室切割成网格状的薄薄隔板,隔板被踢得变了形,之后他又从桌后拎起一根大棒子猛砸复印机……

2008年6月,有人最早在知名科技博客Gizmodo上分享了这一则视频,并配上了一句话:“一段极致暴力的隔间监控视频,每一位格子间办公者的幻想。”除了这位男子写在脸上的愤怒与激动,从视频中人们也可以轻易看出办公室的拥挤、逼仄和压抑。这条视频下面的第一条评语这么写道:“他真正懂得什么叫活着。他的那帮狱友真该一同加入这场反抗。”

从何时起,代表着可靠收入与白领地位的办公室成为了监狱囚牢?为什么一方独立的工作空间却愈发令人沮丧甚至发狂?办公室隔间的设计从何处来,又向何处去呢?其背后所包含的权力甚至阶级压迫是怎样的?办公室暴动真的有可能实现吗,就算真正实现,它努力要想推翻的又是什么呢?

隔间把人们拉得足够近,以至于产生了严重的社交厌烦症;隔间也把人们分开,让人们无法切身感觉到大家是坐在一起工作的。隔间给人们带来了隐私和社交的危害面,却没有带来两者的好处。隔间坏到所有人都不想它被拆掉;这三面隔墙,也算是提供了某种心理上的家园,人们可以将其视作自己的领地。所有这一切都加强了办公室员工内心的狂乱和孤独。



想象一下个人电脑最开始普及那几年,在典型的办公室里工作是个什么情景。许多人都无须想象:因为他们就曾身处其中;或者有些地方这些年的变化很小,以至于今天的配置和最初那会几乎没什么两样。电脑屏幕强烈的荧光并不能补偿自然光线的缺乏;循环的空气污浊闷人,甚至有毒。由于70年代的能源危机,大楼纷纷门窗紧闭,隔绝了阳光,隔绝了新鲜空气;地毯上和建筑材料中诸如石棉和甲醛的化学物质毫无约束地在室内流通,带来了各种空气传播的疾病。开放式办公室那种善于聊天的氛围或许曾让人难以集中注意力;然而现在隔间上空盘旋着全然的安静,这来自监管的加强,键盘敲击声成了唯一的声响。电脑的使用保证了数据录入员的每秒最低键入次数;聊天,更别提起身走一走了,都会引发失误。甚至新式个人电脑视觉显示终端上的绿色字符都散发出某种恐吓意味;新闻里每天都有关于电脑屏幕潜在辐射危险的报道,并把女性流产归因于此。
流产的白领

计算机和自动化将忧郁情绪和工厂气息带到了白领工作场所。一段时间内,办公室员工变得越来越没有积极性,尤其是在办事员阶级中。

也许只有区块链兼职平台才能实现真正实现的职业自由:佣金透明,电子合同无法串改。

如果未来技术能从人体生物电层次,或者大脑活动的层面提取“算力”,那我们每天戴上一个设备就可以完成基本贡献,并获得该有的基本生活报酬。我们大家现在都明白,每个人在生物学上消耗的能量是有限的,用智慧创造价值却有无限可能。

  你爱打游戏,就去打游戏好了,游戏里也是一种算力的表现,打游戏的过程就贡献了你的算力。每一个工种的贡献值是不一样的,需要的能力也不同,获得的奖励也不同。人们都做着自己愿意做而且擅长做的事情。

微信打赏

    A+
发布日期:2018-06-06 15:24:20  所属分类:攻略
标签: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二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